1. <dd id="wttef"><track id="wttef"></track></dd>
      <button id="wttef"><acronym id="wttef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1. 每天看一點教育資訊
        公眾號「名校榜」

        劉潤:用分數決定我們命運的高考,公平嗎?

        到底什么是:公平,公正,公開。

        高考結束,很多關于高考的討論。其中一個,已經討論了40年:

        用一場考試來決定一個人的一生,公不公平?


        1

        什么是“公平”?

        要討論這個問題,那就要首先理解什么是“公平”(fairness)。

        公平,就是用“同一把”尺子丈量萬物。

        我用分數要求你,也用分數要求所有其他人;我用實力淘汰你,也用實力淘汰所有其他人。一視同仁。這就是公平。

        公平的核心,不是用了“哪一把”尺子,而是用了“同一把”尺子。

        什么叫不是“同一把”?

        媽媽說:你怎么不把東西分給弟弟吃?哥哥說:因為弟弟也沒有分給我啊。媽媽說:他不一樣,他是弟弟。

        這就是不公平。媽媽用了兩把尺子:用分享丈量哥哥,用獨享丈量弟弟。

        老板說:張三你這個月沒完成業績,沒有獎金。張三說:那李四也沒完成啊。老板說:他不一樣,他很努力。

        這就是不公平。老板用了兩把尺子:用功勞丈量張三,用苦勞丈量李四。

        回到高考。高考公平嗎?

        那就要看,高考是不是用“同一把”尺子,丈量千萬學生。

        答案是:是的。

        高考用“分數”這唯一的尺子丈量所有學生。高一分,清華北大;低一分,明年再來。誰也不能作弊。學生作弊退考,老師作弊坐牢。

        你可能會質疑:那為什么要用“分數”這把尺子呢?為什么不用“素質”的尺子?為什么不用“美德”的尺子?或者身高?或者扶老人過街的次數?

        這就涉及第二個概念:公正(justice)。


        2

        什么是“公正”?

        公正,就是選“哪一把”尺子來丈量。

        那么,到底選哪一把尺子來丈量,才算是公正,甚至是正義呢?

        讓家長來決定嗎?

        我們常說“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”。孩子擅長什么,家長的尺就長什么樣。如果把決定權交給家長,清華北大就必須擴招1000萬人。

        讓學校來決定嗎?

        美國的私立學校,自主決定用“哪一把”尺。所以,每個學校手里拿著一把不同的尺,甚至是一組套尺。

        比如哈佛,手上拿著一組套尺:分數這把尺很重要,社會活動這把尺很重要,體育特長這把尺很重要,背景多元化這把尺很重要。當然,家里有錢并愿意捐款這把尺,也很重要。因為捐款有助于學校發展。

        你可能會義憤填膺:我沒錢就沒資格讀哈佛嗎?成績好,但是沒錢捐款,就要被有錢人擠掉名額嗎?這不公平!

        首先,我要糾正你,這不叫不“公平”。只要“捐款優先”這個規則是一視同仁的,對所有人都一樣的,那這就是公平的。

        但你可以說,這個規則不“公正”。

        公正,是一個有關價值觀的問題。誰也未必說服得了誰。那么核心問題來了:誰有權“定義”公正。

        在這件事中:哈佛。

        為什么?因為哈佛是我的,不是你的。我對哈佛的成功、失敗負責。如果因為“捐款優先”的規則,哈佛遭人唾棄,再也沒人報考,招不到好學生,最后倒閉了,損失的是我,不是你。我承擔責任,所以我制定標準。

        公正,有關價值觀。它的本質不是“你對還是我錯”的問題,它的本質是“誰有權做選擇”的問題。

        每一所學校,都有權定義自己的“公正”。

        好吧好吧,你的學校你做主。那你確定就用這組套尺來錄取學生了嗎?確定了?好。那從現在開始,就不準換尺子了。

        為什么?因為你有權定義公正,但無權妨礙公平。

        這就像一場散打比賽,你說可不可以用腿?可不可以打臉?你說了算。確定了嗎?好,確定了。一旦確定,成為規則,就不能改了。從此以后,我用腿打了你的臉,你要服輸。

        你定義公正,我維護公平。

        那么,有辦法讓中國的每所高校,和美國一樣用自己的套尺招生嗎?這聽上去,更公正啊。

        有可能。但這會極大增加“維護公平”的成本。

        你可能知道斯坦福受賄事件。在美國相對完善的誠信體制,和嚴厲的司法體系下,分散的“公正定義權”,依然帶來了對“公平”的破壞。

        那么如果在中國,讓每個高校自主“定義公正”,然后分別“維護公平”,帶來的問題,可能會遠遠超出你想象。如果監管不力,會有無數學生在“不公平的公正”中,被絕望地改變人生。

        高考,是難以監管的公正,對總體公平的妥協。然后在此基礎上,謹慎添加了一點額外的“公正”因子,來中和粗暴的公平。

        比如用省級名額分配,來尋求地域的教育水平不公;用各地自己出卷,來尋求地域的知識結構的不公。


        3

        什么是“公開”?

        可是,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,做到既公平又公正嗎?

        有。那就是“公開”(open)。

        公開,就是把丈量的過程展示給公眾,讓同意公正者,監督公平。

        比如美國總統大選。

        1)用一人一票選舉美國總統,你們同意嗎?都同意?好,我們定義了“公正”;

        2)可以演說,可以影響,但誰也不準用錢購買選票,可以嗎?這就是“公平”;

        3)投票結束,在攝像頭面前唱票,接受全民監督,這就是“公開”。

        一旦公開,維護公平的成本,將會因為分攤給所有利益相關者,而大大降低。

        每年高考,是考生寫作文。高考結束,是高校寫論文。

        “《我為什么招這300個學生》。要求不低于3萬字。除了詩歌,文體不限。”

        然后,公開發表。也許這樣,才能做到:用公開,監督基于公正的公平。


        總結一下

        公平,就是用“同一把”尺子丈量萬物;

        公正,就是選“哪一把”尺子來丈量;

        公開,就是把丈量的過程展示給公眾,讓同意公正者,監督公平。

        現在你覺得,高考,公平、公正、公開嗎?

        評論 1

        1. #1

          soso

          匿名8個月前 (06-21)回復
        火红彩票 关岭 | 华宁县 | 中牟县 | 哈尔滨市 | 曲水县 | 塔城市 | 南投县 | 巴南区 | 南投市 | 资阳市 | 新建县 | 农安县 | 太康县 | 吉林市 | 苏尼特右旗 | 永平县 | 铜川市 | 彩票 | 始兴县 | 会泽县 | 潼南县 | 团风县 | 湖口县 | 开阳县 | 蓝山县 | 苍山县 | 榆树市 | 潢川县 | 平利县 | 阿勒泰市 | 山丹县 | 开远市 | 吉木萨尔县 | 望奎县 | 绵竹市 | 岢岚县 | 平阳县 | 从江县 | 桦甸市 | 南安市 | 昭平县 | 新郑市 | 恩平市 | 资兴市 | 邛崃市 | 乐昌市 | 车险 | 武宁县 | 邹城市 | 阿拉善盟 | 大理市 |